拒绝移民的第一批中产阶级 如何走出“焦虑”?
来源:太平洋财富网 发布时间:2018-01-03 12:33:01

如果不是早在十年前就创业获得了第一桶金,又赶上了楼市还没大涨,在一线城市购入了数量可观的房产,周宇的生活可能还和现在许多挣扎在一二线城市,每天忧虑着房贷车贷的年轻人一样。

但周宇和身边跟他人生轨迹相似的“新贵”们,却有无数更难解决的忧虑。

对,周宇这样的人,报纸和杂志上被统一称作“城市新贵”,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经济上的问题在生活中占据极小比例,但经济以外的问题,成为他们寝食难安的源头,比如社会大环境,比如环保、比如教育。

周宇有个5岁的女儿,身边朋友中有孩子的,年龄也基本和他女儿相仿,都在即将或刚刚步入学龄阶段。所以这些“新贵”们偶聚时,谈论的话题其实也和普通父母一样,总是围绕着孩子打转,比如:孩子到底该读国内私立小学、国际学校还是索性出国?孩子什么年龄段出国更好?现在孩子都上些什么课外班?暑假寒假期间国外的训练营有哪些适合孩子去的?……等等。

“到了这个年龄,大家都很焦虑,很多方面。”周宇告诉我,“只不过不同人焦虑的内容不同罢了。”

周宇说的年龄,是35岁过后。若从综合经济实力和年龄来划分,像周宇这样的,时下有个更社会学的命名方式,叫做:中产阶级。而所谓的“中产焦虑”,正是这些人生活中时刻上演的无数个瞬间组成的那幅巨大的图卷,镶嵌着这些人的奋斗史,也映射出这些人背后的阴影。

中产为何焦虑?

我试图回答“为什么会有中产焦虑的产生?”,但事实上,要回答这个问题很难。

表面上看,是传统习俗和社会政策角力的结果:一方面,传统文化要求男人在职场和生活中都扮演好尽职尽责的角色,尤其是在下一代的教育上,需要举全部的力量,换来“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传统夙愿;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保障和福利水平还远远不能达到让贡献了绝大部分税收的中产感受到切实的照顾,医疗和教育改革,往往能看到最顶和最底端的人,但作为社会支撑的中产,却恰恰成了夹缝中被遗忘的那一批。

若往深层探究,能鲜明地看出这些人内心的“不安全感”。 一场意外,可能耗尽家中每个人的精力;一场大病,可能让半生积蓄付之一炬;一场改革,可能让养老政策风云突变;而几乎萦绕每个人大半生的教育,更是让人累到虚脱,从自己到孩子,从受教到施教。当教育、医疗、养老,这最重要的三大